利发国际

                                                                来源:利发国际
                                                                发稿时间:2020-07-06 02:21:57

                                                                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欧关系对双方和世界有利。中欧建交45年来,合作是中欧关系的主基调,也为欧洲带来巨大利益。2001年至2018年,欧盟对华出口年均增速达14.7%,支撑了约400万就业岗位。当然中国也从合作中受益。中欧合作是互利共赢的。对欧洲而言,中国的发展是机遇而不是威胁。中欧地理上相距遥远,中国不会对欧洲构成地缘政治威胁,更不可能军事入侵欧洲。不能把中国发展速度快视为对欧洲的威胁。中国越发展给欧洲提供的市场越大,创造的就业越多。良性竞争将促进中欧不断进步,推动人类的发展繁荣。中国不想控制欧洲,也控制不了欧洲。中国始终视欧洲为平等的伙伴而不是对手,我们的合作远大于竞争,共识远大于分歧,我们也希望欧洲更加平等客观地看待中国。双方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方面的差异不应成为双方合作的障碍。中国有一句谚语,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可以和平共存、和谐相处。

                                                                据路透社7月6日报道,普京5日在接受“俄罗斯-1”电视台采访时强调,刚刚通过的俄罗斯宪法修正案是正确的选择,将会加强俄罗斯的国家地位,并为未来的逐步发展创造条件。

                                                                第三,法国作为西方重要大国、欧盟核心国家,以及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应当在中欧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1964年中法建交成为影响历史发展进程的重大事件。长期以来,中法关系走在中西方关系前列,在世界上树立起东西方和谐相处、大国间互利共赢的典范。今年疫情暴发以来,习近平主席和马克龙总统4次通话,凸显了中法关系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中法两国在疫情期间守望相助,携手推动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共同谱写了中法友谊“千里同好,坚于金石”的时代新篇。希望在“后疫情时代”,中法关系能更有作为,引领中欧关系在新时期取得更大发展,为世界和平稳定和繁荣发展做出更大贡献。俄罗斯总统普京7月5日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在全国投票后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为俄罗斯未来数十年的持续发展创造了条件。

                                                                需要看到,香港国安法通过并实施以来,香港社会的信心大增,股市的积极反应就是重要表现之一。这种信心就是对国安法将得到坚决落实、香港将从此逐渐走向稳定的信心。让国安法实施成为香港局势的真正转折,使这座城市摆脱长期动荡,回到全面发展的正轨,这是全体港人的共同核心利益之所在。

                                                                海外网7月6日电 据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方网站消息,2020年7月4日,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出席第20届艾克斯经济学家年会。卢大使在年会第六主题论坛“克服地缘战略紧张”进行发言,讲话全文如下: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参加第20届艾克斯经济学家年会。我想就“欧洲在中美博弈下的角色”谈三点看法。

                                                                第一,中国不愿意与美国对抗。发展仍是我们第一要务。中国经济总量虽已达世界第二,但人均GDP仅为欧盟的1/4。我们虽有4亿中产阶级,但还有6亿中低收入人群。2020年中国将消除绝对贫困(即人均年收入达到4000元人民币,约合500欧元),但相对贫困仍将长期存在。中国政府一切政策和工作的出发点就是让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中华民族是农耕民族,安土重迁。当年英国人詹姆斯·库克船长航行到澳洲用了90天,中国虽然距澳洲只有30天航程,却没有去占领澳洲。中国在历史上没有侵略扩张的野心,今天更不会有。所谓中国“强硬”、“具有侵略性”都是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发展、挑拨中国与邻国关系编造的谎言。人们应该注意到,中美之间的矛盾冲突,中国从来不是挑起方,而且中国从来都主张通过对话和谈判来解决,推动两国关系保持在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轨道,而不是掉进“修昔底德陷阱”。

                                                                行政长官同时出任香港国安委主席,必然要负责指定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名单。如果这个权力旁落,行政长官对国家安全的责任也必然虚化,国安法在香港的落实责任链就将中断。

                                                                众所周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独立是“一国两制”的重要内涵之一,因为这种重要性,北京从不存在破坏它的动机。同样因为它很重要,香港社会,尤其是法律界要对它有准确理解,不应出于政治原因或者价值观偏好任意对它进行扩大化的解释。

                                                                我们要准确理解基本法,而不能仅凭一种印象。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而非“三权分立”。基本法对行政长官赋予了“双首长”的权力,即行政长官不仅是特区行政机关的首长,同时更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行政长官是唯一可以代表特区对中央负责的人。以“司法独立”的理由架空、削弱或分割行政长官的权力,有违基本法和国安法的规定,会对香港的政治体制造成冲击。